0755-26913476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經驗交流 > 用戶體驗 >

旅行青蛙"蛙兒子"怎么就刷爆了朋友圈?

時間:2018-02-02

       你是不是最近也頻繁的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曬旅行青蛙,群里大家也在討論旅行青蛙。而我卻像個傻X一樣,還在納悶,這什么玩意,怎么就能火起來呢?大家的分享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也讓我加入了養兒一族。

       旅行青蛙這款游戲非常簡單,雖然是全日語,但我還是幾分鐘就上手了,實際上在游戲里,你只能收收三葉草,為你的蛙兒子準備食物,送他出門旅行,又靜靜的等他回來。絕大多數時間是不需要任何操作的,靜靜的等著就行。因此它被歸類為放置類養成游戲。就是這么一款不到50M,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甚至有些幼稚。只需要靜靜等著的游戲,仿佛有一種獨特的魔力,讓全民都做了爹媽。仿佛也引出了“寂寞”這個嚴肅的社會問題。難怪它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占領了朋友圈。

       站在互聯網產品經理的角度上來看,這款產品非常符合張小龍提出的用完即走的清爽理念。每當你的蛙兒子回來,看著他帶回的各種特產和照片,然后再準備好旅行的食物和裝備,就可以退出游戲,蛙兒子會自主出門旅行,如此反復循環,會讓你長期清靜的手機通知欄多了一份期待,期待他這次去了哪?拍了什么照片?有沒有認識其他的小動物?這種期待不會有失望,不會有擔憂,蛙兒子就靜靜的呆在那里,等著你為他收拾好行李。

       你的情緒,尤其是負面情緒也讓你慢慢的上癮,你是不是也常有類似的負面情緒?特別孤獨,渴望被關心,希望有人牽掛,蛙兒子恰好扮演了這么一格角色。在家他安安靜靜的吃飯看書,不讓你擔心,靜靜的陪伴著你。在外旅行時,蛙兒子不時給你寄回明星片,回家時還給你帶了各種小禮物,讓你知道他在掛念你。同時這種隨機不可控制的出門與回家時間,明星片和禮物的多變性,讓你感到自己仿佛真的養了一只具有自主意識的青蛙,這種延遲的滿足和多變的獎賞不但帶給了我一直玩下去的動力,也加強了我與蛙兒子之間的情感。我們來看看這些腦洞玩家的評論就知道這個游戲有多受歡迎了:

 

       在享受游戲之余,作為一個互聯網產品經理,我職業性的調查了這款游戲的背景。這款游戲是由一家叫hit-point的日本游戲廠商在去年推出的,該公司還有另外一款成名作《喵咪后院》也是同類的放置類養成游戲。

       這款游戲在中國引發了一波熱潮,而在彼岸的日本并沒有那么火爆。并且同類的優秀的游戲也非常的多,腦洞也歪的不行。這款養蛙游戲之所以能在中國如此火爆,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國內游戲產品同質化程度過高,游戲類型不夠豐富,中國游戲行業被嚴格控制在高氪金產品圈內,甚至是其他非游戲產品的互聯網應用也是過度的利益化。也許是大魚大肉吃膩了,被利益互動的游戲侵蝕太久后,一款“佛系”游戲就很可能被社交圈刷爆了。

       所謂“佛系”游戲。就是“反成功”游戲。相對應的,什么叫“成功”游戲,它一定會給你設定一個可以達成的目標,然后利用人急功近利的心態,讓玩家花錢去達到“成功”。不論是抽到珍貴的卡,殺死別的玩家或絢麗的皮膚裝備,都是通過金錢“控制”或“達成”的。然后人們就可以通過“對比和他人的差距”來達到一種淺層的自我滿足。就像書店里的“成功學”一樣,你買的不是這本書的價值,你買的是這本書能帶給你的利益。而文學類的書,你買的就是這本書,就算他無法給你帶來任何既得的利益,它本身的文字就已經是價值了。

       而“佛系”游戲,就是不給你打造“成功目標”,你花錢也好,不花錢也好,沒有“目標”也無法“成功”。無法給你提供那種“成功”有一瞬間的膨脹感。當然這也不是制作方追去的,旅行青蛙開發團隊很聰明,他們能放下那么多游戲對“成功感”的執著,是因為他們知道能讓人感到幸福和滿足的來源,其實還有很多,比如牽絆。雖然牽絆沒有“成功”掏你腰包掏的快,因為它緩慢,并且無法通過和他人對比顯示自己的優越。

       然而,我會花錢充值買個鈴鐺,因為我在感謝這游戲的開發團隊。“佛系”游戲,買的是游戲,因為它背后的產品理念值得我尊重,值得我學習,也值得我們所有產品人去深思。

       一個花多少錢都無法被控制的蛙兒子,是當前很多互聯網產品人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無關美工,無關技術,單講制作“良心”,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題外話:自從養了蛙兒子之后,我突然就理解了我爸經常跟我說的化:“多給我兩張你的照片”...,

你知道它會離開,也知道它會回來,但無論如何,你都無法玩玩全全的控制它的一切。單你依然會在它回來之前準備好吃的用的,時不時打開們看看它在干什么;在它外出的時候猜測它去了哪,然后一遍一遍翻著郵箱,看它寄回來的一幕幕風景;

       有時候想去陪伴它,有時候又怕打擾了它,有時候各自忙碌著,有時候彼此牽掛著;日復一日…

        這不就是我們的生活嗎?有時候是在路上的它,有時候是在家里的你,歸根到底就是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