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6913476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時間:2017-11-28

“我們有間房子在未來”,那現在呢?

11月26日晚間,一篇題為《一個年薪60萬的朋友,剛被砸了家》的微信文章在朋友圈快速傳播(后又很快被刪除),一名居住在自如友家的租客被曝遭相關部門強制清退,上午被告知須搬離出租房,下午自己房間的墻和門就被砸了。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據36氪了解,該租客被強行清退的理由是,其租住的房間是由被打了隔斷的客廳改造而成,不符合北京市的相關規定,同一套房屋里其余兩間臥室并沒有被砸。知情人士稱,遭遇強拆之后,文中的自如租客已經暫住在了酒店,等待他的自如管家安排新房源。

其實,上述自如客的遭遇并不是這幾天的孤例,結合《新京報》、《南方周末》等媒體的報道,在北京此次集中清理整頓行動中,關于租戶們行色匆匆搬家、成群地拎著行李趕路、當天通知當天就要搬離的信息不絕于耳,很多租戶的生活用品都還沒來得及拿走,房間就被貼上封條或者被砸壞。

新京報微信公眾號發布的《搬離城中村的異鄉租客》文章中,則用圖片呈現了諸多租客搬離時的情景。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2017年11月24日,海淀區四季青公寓,租戶已經搬離的一房間內,桌子上散落著沒有拿走的孩子照片。攝影/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2017年11月22日凌晨,豐臺區久敬莊翰林公寓,租戶連夜搬離。攝影/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2017年11月25日,大興區新建村南,喬喬跟著媽媽離開這里,一家三口從新建村搬到了六環外的一個村子,租住在一個400元/月的單間里。攝影/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2017年11月25日,大興區新建村南,六環輔路上,來自新建村的租戶拖著行李,前往下一個新的租住點。攝影/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在城鄉結合部眾多集體自建出租房被清理拆除的狼藉之后,像自如這樣大多位于核心居住區的白領長租公寓也成了被整頓的對象。據36氪了解,遭遇強拆的自如房并不少。從眾多自如客微博中曝出的信息看,所租房屋被清理的主要原因,都是因為打了隔斷。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長租公寓被清理的消息傳出后,引發了不少自如租客的擔憂。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在吐槽被強拆、強行清理的遭遇同時,微博上還有自如客爆料,自如存在沒有賠償、鏈家租房大面積隨意漲價的情況。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對此,今天(11月27日)早間,自如CEO熊林在微博上發布了回應文章“TO:北京40萬在住自如客”。針對一些自如客被強行清理的現象,熊林表示,遇到任何問題需要搬離的,自如承諾免費換租、免費搬家、提供一個月房租作為搬家與誤工補償。此外,熊林還提出,自如將全力提升房源供應量幫助緩解部分地區的排隊搶房情況,為有需要的企業提供一對一的服務,并承諾全北京所有在租房源,12月31日前不漲一分錢。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CEO熊林微博截圖

自11月18日晚間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重大火災事故之后,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發布了《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關于開展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從2017年11月20日起,在全市開展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

根據通知顯示,此次行動整治重點區域包括清查整治以首都機場、西郊機場、城市副中心為核心輻射周邊,圍繞彩鋼板建筑、廠房庫房、倉儲物流、批發市場等;以天安門、中南海為核心輻射至整個政治中心區,圍繞沿街餐飲、門店、文物古建、老舊平房區、大屋脊筒子樓等;以城鄉結合部為核心,圍繞出租公寓、出租大院、待疏解或正拆除場所、彩鋼板建筑、工廠企業、廠房庫房、倉儲物流、汽配城、批發市場等開展清查整治。出租房屋、出租大院、倉儲物流等都是清查整治重點場所和行業領域。

就在這次專項行動開始后的第5天,即11月25日上午,鏈家董事長左暉在朋友圈發話:自如應該為這個城市最普通的勞動者,提供有尊嚴、可支付的居住產品。希望有合適物業的人和自如合作打造藍領公寓,我們會把這事做好的。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隨后,自如CEO熊林轉發了左暉的朋友圈并表示:努力在一個月之內落地一棟!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據悉,左暉探索藍領公寓的想法早已有之,至少從去年起便開始在上海等地考察并尋找合適的物業。但現在看來,自如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藍領公寓還未正式落地,白領公寓卻在清理行動中遭遇重創。

事實上,在北京的群租房市場中,將客廳打隔斷做出一個居住單間用于出租的做法相當普遍。對于隔斷房是否合法的問題,2013年7月,北京住建委曾經聯合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專門出臺過一個《關于公布本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標準等有關問題的通知》,該通知明確,“住房出租應當符合建筑、消防、治安、衛生等方面的安全條件,應當以原規劃設計為居住空間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不得改變房屋內部結構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變相分割出租。廚房、衛生間、陽臺和地下儲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員居住。”

同時規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個房間居住的人數不得超過2人(有法定贍養、撫養、扶養義務關系的除外)。”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該通知出臺之后,北京曾經掀起過一輪集中整治群租房的行動,不少隔斷出租房屋被清查。

 據《新京報》報道,在2014年6月的“首都綜治委針對群租房治理工作會議”上,首都綜治委副主任苗林提到了“N+1”的新型治理模式,即在治理過程中,如果房主配合整改,自拆群租房,可以按照“N+1”模式,將面積較大的客廳或飯廳隔出一個房間,兩居室變三居室,三居室變四居室。但是,這種模式必須在滿足消防安全,采光、透氣正常的前提下進行。但并未有明確文件表明該模式已經正式實施,所以,這種“N+1”的出租房的合法性一直存在問題,只是,這似乎并未引起公寓從業者高度的重視。

事實上,政府相關部門清查群租房的動作一直未有停止。今年6月份,就有媒體報道,因為街道進行群租房整治,有租戶被停電一個月,而中介公司不愿退費、租客拒絕搬走的情況。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自如友家是自如的長租公寓產品之一,定位是合租公寓,也是自如最早的分散式長租公寓租房產品,除此之外,自如旗下還有獨棟集中式公寓自如寓、成套出租的公寓產品自如整組,業主直租、資產管理服務自如豪宅共計五類長租公寓產品,另外還有自如驛、自如民宿等旅居產品。

一般而言,自如友家和房東簽訂三到五年的租賃協議后,作為“承租人”,自如會對房屋集中進行設計、改造,房東老舊的家具、電器一般都會被撤出,換上新的。在服務上提供諸如搬家、管家、雙周保潔、免費維修等打包服務,但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在相同地段、房型相當的房源里,自如的報價要高于一般中介報價。

據11月27日自如官網的房源信息顯示,友家合租類產品目前有900套,其中,10平米以下的房源412套,四居及四居以上的產品327套。而據云房資訊發布的今年二季度分散式長租公寓成交套數顯示,自如分散式長租公寓在北京房屋租賃市場成交中占比最大,成交套數排在第一位。

自如的藍領公寓尚未建成, 白領公寓先遭重創

數據來源:云房資訊

為了解決隔斷問題,自如友家也在不斷升級產品。今年10月26日,自如發布的友家5.0產品,就明確提出要打通原本隔離的客廳環境,打造“共享客廳”的概念。據自如相關的工作人員也表示,未來,自如整租的比例將越來越大。

據自如最新披露的數據顯示,目前,其在全國擁有自如客約100萬人,管理房間數量40萬間,按照熊林在公開信內提及的北京40萬自如客數量,其在北京的管理數量至少16萬間。在這些房源中,被打了隔斷的房間數量究竟有多少,而可能遭遇強拆的數量又有多少,這不僅對于自如來說是個問題,對于廣大自如客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考驗。